了解利比亚当前的困惑,构架未来中国的分布式法律体系

利比亚重建似乎面临着一个问题:不同的人、不同的组织为消灭卡炸非邪恶势力付出了牺牲,为利比亚走向民主作出了各自的贡献,但是他们的追求并不完全相同。这本来是中国和俄罗斯邪恶势力为离间利…

利比亚重建似乎面临着一个问题:不同的人、不同的组织为消灭卡炸非邪恶势力付出了牺牲,为利比亚走向民主作出了各自的贡献,但是他们的追求并不完全相同。这本来是中国和俄罗斯邪恶势力为离间利比亚民主力量而提出的,但确实存在。而且未来中国比现在的利比亚人口更多、民族更多、面积更大,问题也更加严重,所以必须尽早考虑应对之策。我建议建立一个“分布式法律体系”模型,给与不同的人群或地区以最大限度的自由。

分布式法律构架在中国历史上主要是地域型的,就是大朝廷下分封小诸侯国。周朝是最典型的构架,周朝廷分封诸侯,诸侯受“周天子“节制;周室有国法,各路诸侯也有自己国内法令,各个诸侯国的法令不尽相同,但原则上不得与周法律冲突。周有过“百家争鸣“的思想文化大发展时期,其中的道家、兵家、儒家影响中国后世数千年,据说盛大的唐朝律法也是对周朝“亲亲尊尊“礼法的制度化。从唐朝到民国孙中山提出“五权分立“,中国并无大的实质性发展,只不过是像月经一样盈亏而已。

分布式法律构架在国外也有例子。美国的联邦制,各个州之间有着相当大的自主权;英国殖民期间,各个殖民地的法律内容并不完全相同。

当今中国共产党搞得自治区、特别行政区、直辖市等,原意也类似这种分布式构架,只是专制和独裁滋生的贪腐使他变质。

在民主党派中,中华联邦革命党提出的联邦制,其实际也会起着法律分布的效果。

在法律分布体系中,还可以有一种按人群划分的不同法律制度,但必须是自愿宣誓并审查备案。

不同的宗教、政治及其他团体会有着不同的理论体系和价值观,例如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教义与原则就不尽相同、共产党与国民党的理念也未必相同。我们该如何让这些不同的价值观和睦相处?宽容仅是情感基础,更重要的是给与不同的人群或组织以更大的自由空间,让他们以自己的规则处理内部事务。在国家层面的立法主要立足与公平、正义等尽可能少的原则性问题,以立法适宽为原则;由各组织团体制定自己的规则,并送交国家机构审核、备案;最重要的是这些组织不能强迫其他人员或组织执行自己的规则,其组织人员必须自愿加入或退出,在加入时明确知晓自己应遵守的规则,加入后有权参与规则的维护、修改等;各个宗教、党派面临一个问题是未成年人被强迫加入问题,未成年人对事物的鉴别能力不强,由父母强迫加入宗教或党派有失自愿原则,应进行探讨、修改;国家法律应当规定不得强制一定年龄以下的儿童加入宗教或党派,并执法必严。

就目前情况看,各地域、人群的法律规则内容可以不同,但是程序应当没有差异;而且都应当制定加入、退出的“缓冲期“,以防有人“投机“。

作者: ki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