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之灾

时时有人问起我是否结婚,我认为这是恶意的。中国文化中,中国人善于无微不至的窥测对手的隐私,伺机攻击。 我虽有大覆盖面的技术能力,却只能从事低收入工种,这是我的地狱。同水平的竞争者不…

时时有人问起我是否结婚,我认为这是恶意的。中国文化中,中国人善于无微不至的窥测对手的隐私,伺机攻击。

我虽有大覆盖面的技术能力,却只能从事低收入工种,这是我的地狱。同水平的竞争者不停的寻找的我弱势,以发动舆论攻击。例如我在技术方面强于他们,也为了对得起老板而努力,却因为孤苦而被他们欺凌。在这个世界上,坏人是荣耀的;无论受害者如何恨他,也只能是无奈。只为发财而用尽不择手段,失败者不但是公认傻瓜,也是易于宰割的羔羊而招引豺狼。

给众多女人搞大肚子后甩掉的人,会被人认为有本事的成功人士,这些女人无奈嫁给了一个她所瞧不起的傻瓜。没有结婚或者女人的人不但被认为是傻瓜,更如同穷苦人一样被人当贼防范。女人的泪水会招徕同情和帮助,男人的泪水会将自己冲入地狱。流泪的男人像羔羊一样招引豺狼,有的人会采取步骤奴役他,有的人会开始打击他以抬高自己的身份地位。去别人家,赶上人家吃饭,我不可以说自己饿,只能说自己已经吃过饭了,我真的不想让人家像防贼一样吃不安静饭。曾经从韶关徒步走到深圳,一路上和凉水充饥,我没有尝试别人建议的“拿个碗要点”。不是认为自己高贵,而是相信自己的生命价值了了,已不值得去努力了。之所以会选择跟随偷抢组织,只是坚信那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

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更明白她不会看上我。她是这个人类世界秩序的一部分,就是认为我这样的男人只能被人奴役。我不能再拥有自己的女人,即使是施舍我,也只给我一个被淘汰的女人,或者被其他男人玩过甩掉的女人让我背锅。我听过一些男人的建议、也听过一些女人的论述,了解过法轮功的理论、阅读过网友的观点,无不是将我婉送地狱。

我注定一生孤苦,死后水浸虫噬,更怕情侣在我埋骨坟头跳舞,失落的凄凉更增地狱之苦。如果社会未来是一片地狱,即使无法复仇加害我的人或组织,却也减少我触景生情的凄凉。我怕未来世界变为天堂,九泉之下的我更加失落、凄凉。我更怕自己替他们消灭了敌人,让他们的后人过上天堂的生活,地狱之下的我更加失落凄凉。我怕死后有坟,世人指着我的坟忽悠傻瓜“向这个傻屄学习”,九泉之怒、地狱之苦。

也许应当为他们设计千年地狱,在我死后他们继续人人相害,就必须先让他们消灭那些劝善者。要想灭绝我们的种族,就应借助外族势力。要想让他们长时间混乱,就必须预先为那些引领他们走出混乱的圣人设计无尽的陷阱,在我死后的千年中如我所愿。

我希望有爱,能够为爱牺牲一切、放弃一切。爱,就如激素一样,长时间不释放,就会泛滥而混乱,让自己耻辱,带来重重危机。爱与恨,情与仇,本就是对立统一的阴阳两面,稍作改变而释放。

 

 

未婚之灾

作者: 站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