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会比专制社会更能够解放生产力

民主社会与专制社会是不同的,在民主社会里权利分散,在专制社会里权利高度集中。近千年的历史趋势是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过渡的趋势,因为生产力的发展使人类逐渐摆脱体力的约束、转向智力控制…

民主社会与专制社会是不同的,在民主社会里权利分散,在专制社会里权利高度集中。近千年的历史趋势是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过渡的趋势,因为生产力的发展使人类逐渐摆脱体力的约束、转向智力控制设备或能量。
但是专制社会的巨大惯性使人类进入以智力为主体的民主社会险阻重重,专制社会里会有一个或一些优势群体,这些优势群体控制整个社会资源,以牺牲弱势群体 的策略来强化优势群体,使社会财富“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在生产力低下的环境中是有效的。一些例子是强势群体驱使弱势人民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消灭其他人 群、部落、国家,以死亡自己部落的弱势群体的代价换取其他部落的生存空间和可生育的女人。当然强势群体也用自己的权势建立了一些无意义的“形象工程”,埃 及的金字塔坟墓、中国封建王朝的殉葬巨坟、故宫、奥运会、大运会等等,这些都是当权者自己玩娱开心的、却给社会造成巨大损失灾难的。在当时环境中缺乏机械 工具、缺乏能量控制知识,人的体力是唯一现实的资源,剥夺弱势群体的人权、强迫他们付出体力甚至生命去完成工程,可能是最现实的方案。
当人类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机械可以替代体力,例如一名工人操纵的大型挖掘机可以完成数十人、甚至数百人相同时间的工作量;核爆炸的威力使“愚公移 山”彻底成了神话。人类的生产力发展到现在水平,更加需要操纵这些机械和能量的智慧、制造这些机械和设施的智慧、发现和控制新能量的智慧,对体力的依赖越 来越小。要释放人类的智慧,一个民主的环境才能构架一个高效可靠的智慧分布模型。在这个分布的智慧模型中,尽可能的使每一个人都能够获取足够的、可靠的信 息,发挥每一个人的信息处理能力,每一个人作为智慧模型的一个分子都高效、可靠的与其他智慧分子交流合作,形成一个社会的智慧模块(就如个实验室、公司、 社会团体等),不同的社会智慧模块相互协作构成更大的一片智慧云体系。这样社会中每一个人的智慧都充分的发挥出来了,而实现这种智慧的分布结构模式必须有 相应的社会政治结构作为支持,而社会结构的理论、实践、监督同样也是智慧云中的一个结构部分。
释放人类智慧不可能在专制社会结构中完成,因为专制社会的核心就是愚民政策,只有闭塞了弱势群体的耳目才能让他们甘心付出、做出牺牲。
人类社会难以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和平过渡,差别越大难度越大。因为专制社会的强势群体都是掌权者、更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收益主要是专制的孳息,比较浅 显的是有权可以贪污、包二奶,比较深的是执政可以垄断高获利的经营权(例如中国的石油、金融、电信、电力等高获利事业的经营都是执政党垄断,低获利由民间 竞争,甚至小商小贩都面临城管),所以当你听他们说“改革”时,你是否相信他们会分一些钱财给你?是否会让出他们的二奶、情妇给你这个剩男结婚?当有人鼓 吹和平演变时,是否向当权者说“把你发财的机会让给老百姓吧”。所以无论是“改革”、或是革命,都是让当权者交出发财的工具——权力,无论你说什么天花乱 坠的理由,这都是向统治者挑战,邓小平在天安门开坦克、卡扎菲开轰炸机毫不奇怪,未来是否使用航母、核弹,有待观察。既然是和平演变和革命,对掌握军队的 统治者意义相同,那么他们的相应对策也不会有太大区别——都是军事镇压;那么从我方利益考虑,是革命的成功率高呢?还是改革的成功率高?就如擂台上,你是 将对手骂倒策略呢?还是将对手打到策略?

作者: ki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