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中国开发商在底特律陷入困境

BN-HO338_0324cd_G_20150324112042

上海东渡国际集团斥资940万美元收购的底特律地标建筑大卫斯托特大厦。

过去七年,中国人在全球各地房地产市场投资逾400亿美元。但在一些地方,中国投资者遇到了当地市场所特有的障碍。

在伦敦,一家中国开发商拟以5亿英镑(约合7.68亿美元)重建历史建筑水晶宫(Crystal Palace),却因错过提交方案的最后期限导致计划告吹。在澳大利亚,政府援引针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规定,勒令一家中国集团公司出售其最近斥资3,100万美元购买的房屋。

在底特律,中国投资者遇到了最棘手的个案之一。

两年前,一家上海房地产开发商押注底特律这座汽车城将会复兴,发起了数笔交易,斥资940万美元收购该市地标建筑大卫斯托特大厦(David Stott Building)就是其中一笔。如今,大厦人去楼空,这家上海开发商与包括一家酒吧和一家瑜伽馆在内的前租户对薄公堂。据大厦目前的租户和开发商表示,今年2月,因水管冻裂,45万加仑水淹没了大厦最底下两层,迫使最后一家租户搬出大厦。

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开发商东渡国际(DongDu International Group)表示,决定不再续签任何租约,以便更快地对大楼进行翻修改造。

中国的企业和个人正在海外市场大举购入房产,因为地产开发商希望实现投资的多元化,在疲软的中国房地产市场之外寻找其他投资领域,中国的富人也希望将资金转移到国外。在美国等国家,投资房地产也是获取居留权的一条捷径。

中国人的大部分海外房产投资似乎都进展顺利。研究公司Real Capital Analytics称,在该公司追踪的173笔中国人购买海外地产的交易中,只有4笔交易陷入困厄状态,主要原因在于买家都有雄厚的资金实力。追踪中国海外投资的研究公司Rhodium Group称,中国人购买海外房产的风潮大概在两年前才开始加速增长,目前缺乏可追踪的记录。

不过,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盈利性研究机构城市土地学会(Urban Land Institute)称,许多开发商、投资者和房地产行业的其他人士都质疑中国开发商的涌入速度是否过快。该机构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此类交易可能涉及的一些问题,包括法律和文化方面的差异、购地价格过高的风险以及在住宅单元完工前卖给中国买家的做法。

美国普衡律师事务所(Paul Hastings)合伙人罗思坦(Joel Rothstein)表示,在美国,有很多复杂问题不是和政府官员磋商就能轻松解决的。他曾帮助中国企业组织海外地产交易。

东渡国际购买大卫斯托特大厦的行为说明该公司看好底特律前景,押注这个因汽车业滑坡而遭受重创的城市将再度复兴。此外,东渡国际还以420万美元买下了长期空置的14层高的“底特律自由新闻报”大厦(Detroit Free Press Building),并斥资近280万美元收购了10层楼高、位于密歇根国会大厦(Capitol Building)旧址的Capitol Park Lofts大楼。

如今大卫斯托特大厦的景象已不复当初,正门前两条灰色管道蜿蜒而下,鸡尾酒吧霓虹灯招牌上的马提尼酒杯早已黯淡无光。

随着底特律长期以来的经济下滑,最近数十年来大卫斯托特大厦的租户不断流失。大卫斯托特大厦是一栋高38层的装饰艺术(Art Deco)大楼,以当地一位磨坊主的名字命名,于1929年投入使用。2013年10月东渡国际从埃姆雷•犹拉里(Emre Uralli)及妻子琳恩•犹拉里(Lynn Kassotis Uralli)手中购入这栋大楼,犹拉里夫妇当时在大厦33层还拥有一间鸡尾酒吧,一层和地下室也都是酒吧的场所。东渡国际称,当时这栋大楼共有九位租户。

东渡国际接管这座大厦两个月后,底特律消防局关闭了位于第33层的Skybar的运营,称该酒吧的临时占用证过期。琳恩•犹拉里起诉了东渡国际,称获取该证是这家中国公司的责任。

东渡国际旗下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克赖顿(Ken Creighton)说,他们不负责获取临时占用证。随后东渡国际对Skybar提出反诉,称其未支付租金,并要求驱逐Skybar。琳恩•犹拉里表示,东渡国际拒绝接受其2014年1月租金,所以她将这笔钱存入了第三方托管账户。

另一家租户Detroit Yoga在2014年1月关闭瑜伽馆,并就多个问题向东渡国际提起诉讼。地方法院今年2月驳回了此案。

上月,大卫斯托特大厦的水管发生爆裂,导致地下室被淹,机电系统遭到破坏。28层一家广告公司的主管劳里(Philip Lauri)说,他和属下不得不因此搬出去。劳里称,不确定是否还能回来。

克赖顿表示,他们正采取行动,确保依据现有租约,将水管爆裂给劳里及其团队带来的不便尽可能降到最低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