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华尔街“一姐”出任谷歌CFO

BN-HO395_0324po_G_20150324123505

摩根士丹利位于纽约的总部。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财务长波拉特(Ruth Porat)决定跳槽到谷歌(Google)担任同样职务,乍一看,这似乎再次凸显硅谷的荣耀和华尔街的衰落。但对两家公司的股东来说,这个信号并不是那么鲜明。

自2010年1月波拉特担任摩根士丹利CFO以来,该公司经历了长期的动荡。波拉特周二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这样描述这段日子:上涨、下跌,然后横盘整理。而她现在即将离开,这表明摩根士丹利的境况已经足够平顺,足以承受她高调地离开。

在波拉特任职期间,摩根士丹利调整了其资产负债表和商业模式,而那段时间监管机构也创造一个庞大的新的监管工具。从这方面来讲,波拉特是首席执行长戈尔曼(Gorman)所提出的战略的总建筑师。戈尔曼提出的战略是:扩大经纪和银行业务,减少对金融交易业务的依赖。该战略意味着未来的收益可能不会像过去那么壮观,但却更为稳定。

摩根士丹利在实施该战略的同时也受到了全球性事件及一些自身偶然事件的影响。2011年年中至2012年年底,该公司先是受到欧元区债务危机相关担忧的冲击,后来又受到信贷评级可能被下调的拖累。

摩根士丹利始终难以摆脱外界的这样一种看法:该行是华尔街链条中薄弱的一环。在2012年年中,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是每股账面价值的约40%。这令一些投资者对该公司是否还有继续生存的意义产生质疑。

但戈尔曼和波拉特使摩根士丹利进入了更加平稳的局面。证券经纪业务实现了税前利润率目标,从而带来了稳定的收入和利润流。该公司的股权业务表现出色,同时还对资本密集度更高的固定收益产品交易业务进行了精简。

目前,摩根士丹利的股价约为每股账面价值的1.1倍,与高盛(Goldman Sachs)的价格与帐面价值比相同。该股已较2010年初时的水平上涨了23%。

诚然,摩根士丹利的股本回报尚未超出理论资本成本,但正朝着正确方向发展。投资者可能会推测,波拉特自愿离任意味着她认为摩根士丹利并不存在脱离正轨的危险。

在谷歌,波拉特将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由于父亲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物理学家,波拉特从小在帕洛阿尔托长大,距谷歌总部所在地很近。波拉特以及她的三个孩子都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现在波拉特是该校董事会成员。

更重要的是,谷歌在走出青春期、但还不是特别成熟的时候觅得一位在华尔街和华盛顿都受到尊重的高管。

在首次公开募股(IPO) 10年之后,谷歌仍有约90%的收入来自搜索广告业务。但这块业务的增速已经放缓;2014年付费点击平均增速为21%,低于2013年的25%。这打击了投资者对谷歌股票的热情,过去12个月该公司股价基本持平,而同期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19%。

不过,谷歌的“问题”多是高质量的:该公司广告业务仍有大量未被挖掘的增长潜力,特别是与YouTube相关的业务。而且该公司仍具有良好的现金流。截至2014年底,谷歌坐拥约644亿美元现金。

这笔巨额现金储备为谷歌发展家庭自动化、自动驾驶汽车和本地有线电视服务等多种业务提供了资金。但这些大胆的创新业务需要一个稳定的舵手,一位能够将正确的战略发展思路与成本约束相结合的财务领航人。摩根士丹利去年的非薪酬费用占净收入的比重由2011年的34%降至29%,这表明波拉特在控制成本方面是有经验的。

在谷歌所面临的提供现金回报的压力越来越大之际,波拉特在摩根士丹利展现出来的投资者关系能力和财务敏锐度也会有所帮助。迄今为止,谷歌从未派发过股息,也没有进行过大规模股票回购。2014年,摩根士丹利的股息支付率(股息占净利润的比例)从2012年的13%升至30%。

波拉特对监管猛击(regulatory onslaught)也不陌生。近年来摩根士丹利等公司一直是政府监管的重点,现在大型科技公司,尤其是谷歌,也越来越多地面临来自监管机构的冲击。

对谷歌而言,波拉特还可能带来另外一项额外收益:移动支付处理业务仍处于发展初期,但却有着远大前景。波拉特与华盛顿的金融监管人士关系良好,而且不管是当前职位,还是之前作为摩根士丹利金融机构投资银行业务全球主管,都让她拥有了丰富的银行业经验。

对谷歌而言,波拉特的加盟可能意味着一个新篇章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