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北极雪鸮南迁 专家称“最大生态之谜”

北极雪鸮南迁 专家称“最大生态之谜”美国中南部各州近来看见雪鸮(Snowy Owl)的踪迹,这已距离雪鸮在北极冻土苔原的栖息地,已超过3,000公里以上,这种现象不少鸟类学家难以置信。

【大纪元2012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凯熙编译报导)

近来不少鸟类爱好者经常可以在美国中南部各州看见雪鸮(Snowy Owl)的踪迹,这些美国内陆地区距离雪鸮在北极冻土苔原的栖息地,已超过3,000公里以上。不少鸟类学家对雪鸮大举往南迁移,出现在昔日不曾到达的地区感到费解,并表示这种现象令人“难以置信”。

北极稀客 神秘向南飞

羽色洁白如雪的雪鸮,站立时的身高大约60公分,当它展开双翼加上身体的长度则长达1.5米,属于大型猛禽。

雪鸮是生活在北极圈冻土苔原地带的稀有鸟类,以往仅在冬季向南迁移至加拿大、北欧和美国西北部或阿拉斯加等地,大约在北纬50度以北的区域觅食和过冬。不过近来在美国48个州中,都曾看见这种稀有的珍贵猛禽,雪鸮往南迁移的界线显然已扩大并跨越了北纬50度以北的界线。

根据路透社报导,近年来雪鸮不仅出现在美国东、西部的海岸,连爱达荷州的田园间、蒙大拿州的居民屋顶、密苏里州的高尔夫球场,甚至是麻萨诸塞州的海岸边,也大量的发现它们的踪迹。

雪鸮可说是北极圈生态中的代表性物种,它们即使在冬天2~3月时为了觅食,也只是略往南方但仍属严寒的地区迁移。但是近几年,它们大规模且常规性的出现在离栖息地超过3,000公里以上的地方后,鸟类专家认为这种现象,已算是一种物种冒险离开原栖息地的移居行为。

专家猜测 迁徙为猎物

蒙大拿猫头鹰研究所所长丹福‧哈特(Denver Holt),是一名专门研究雪鸮在北极冻土苔原生态近20年的专家,他对雪鸮大量往更南的地区迁移的情况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形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种现象算是数十年来,最重大的野生动物生态改变事件。”

不少鸟类专家认为雪鸮大量向南迁徙的现象,可能与猎捕它们的主要食物旅鼠(lemmings)有关。雪鸮大约于每年的5月至9月间,在南方的迁移地开始进入繁殖期,而旅鼠这种啮齿性动物,是它们在繁殖期中,90%的主要食物来源。但雪鸮偶尔也会捕食其他小型动物或田地里的野鹅。

雪鸮在繁殖期时若能获取充足的食物,就会诱使母鸮多产数颗卵。通常雌鸮在整个繁殖期时只会产下一巢卵,产卵数从3~16颗不等,产卵数与获取的食物量成正比。

视频:《国家地理》频道(NationalGeographic)拍摄雪鸮在繁殖期孵育雏鸟的影片。

以去年的繁殖期为例,雪鸮繁殖地出现在更温暖的南部地区后,让平均成功孵育出2只幼鸟的雪鸮夫妻,于去年平均增产为7只。这个现象可能是这些地方的旅鼠数量比北方更多,而让原本全球数量不足30万只的雪鸮数量大增,但此一说法还无法得到证实。

专家认为,去年雪鸮的数量增加后,将造成离北极圈近一点的地方食物短缺,这个原因会驱使年轻的公鸮,在今年飞到更远的南方迁徙地觅食。

专门研究雪鸮的动物专家表示,由于雪鸮大批的往南迁移,造成研究学者很难在昔日的雪鸮栖息地上找到它们的身影,尤其在俄罗斯北部和斯堪的那维亚半岛(Scandinavia)上,已少见这种在1997年被列入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中的稀有鸟类。

焦点移民 风靡全美

这波雪鸮移居潮虽然苦了原栖息地的研究学者,却为新据点的当地政府和居民,带来意想不到的赏鸟观光经济效益。目前受到雪鸮青睐的新迁移地点有德州、亚利桑纳州、犹他州、洛矶山脉北部地区和太平洋西北沿岸地区。

不少被这群从北极来的娇客所吸引的民众,不分老少大批的涌入这些地区的国家公园或野生动物保护区赏鸟,想当然耳的也为当地观光经济带来莫大的效益。

华盛顿州奥林匹亚(Olympia)的尼斯夸力野生动物保护区(Nisqually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的志工表示,他在过去数个月内,不断被进入保护区的游客问到,他们是否能有缘见到雪鸮,显示大部份人都是慕雪鸮之名而来。

不过这批外来的新移民,因为不谙陌生地区的生存法则,在迁移至新居地时也传出部份的不幸消息。其中包括在威斯星康州的农田内,曾发现过一只找不到食物而饿死的雪鸮尸体;一只雪鸮在去年11月飞进迈阿密机场,为了避免它撞上客机,造成更严重的人员伤亡而被射杀。

根据哈特表示,即使雪鸮去年的繁殖成功率大增,但整体的数量并没有因为它们迁移到更温暖的南方而增加。哈特认为这种现象可能是因为南方的气候更迭差异较小,相对的旅鼠赖以生存的草原成长更茂密,旅鼠容易躲藏而不轻易被雪鸮捕抓到,因此对改变迁移地的雪鸮而言,并不一定是有利的局势。

尽管雪鸮大举南迁的原因众说纷纭,而且还没有获得一致的认同,各种说法也没有提出更有利的证据支持其观点。但目前美国各低纬度地区,在冬季仍不断传出有雪鸮出现的消息,它们的踪迹最远出现在奥克拉荷马州。鸟类专家现在仅能将此一现象,视为最大的一件自然野生动物生态之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