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大龄父亲与壮年母亲对子女后代的影响

至少在计算机技术普及以前,配偶中的男性普遍比女性年龄大些;而且在农业社会以前,男性的体型普遍比女性大些;除非有另外一种极端,女性的体型明显强于男性,很少有接近相同的。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在一些历史著名案例中,男性的年龄大出女性更多。有个丹麦的科研机构做过一个调查,发现老夫少妻的后代大多比较聪明,易出天才。其解释就是后代的智力遗传大多来自父亲,高龄父亲的智力相对更为成熟,而年轻的母亲则能给胎儿在母体中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有利于胎儿的发育,这样就易出天才人物。而且他们还列举了一些大人物:
孔子:父母年龄相差54岁,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中国最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其思想影响中国三千多年,至今仍是中国人的行为准则。
柴可夫斯基:父母年龄相差18岁,俄罗斯最伟大的音乐家。以《天鹅湖》、《胡桃夹子》享誉于世。
果戈里:父母年龄相差14岁,俄国讽刺文学流派的开拓者、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俄罗斯散文之父。代表作有《狂人日记》、《外套》、《钦差大臣》和《死魂灵》。
贝多芬:父母年龄相差14岁,维也纳古典乐派代表人物之一,交响乐世界之王。代表作有《第三交响曲》(英雄)、《第五交响曲》(命运)、《第九交响曲》等。
居里夫人:父母年龄相差11岁,波兰最出色的女性科学家,研究放射性现象,发现镭和钋两种放射性元素,一生两度获诺贝尔奖。
爱因斯坦:父母年龄相差11岁,20世纪最伟大的自然科学家,他的相对论成为现代物理学的基石。1921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所罗门父母的年龄差异也不会太小。
这些同样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在出生婴儿的性别比例上,统计数据也是很“奇怪”的。当男性明显优于女性时,生男孩的几率会高些;当女性明显强于男性时,生女孩的机率会高些;双方各有所长时,孩子的性别取向一方、相貌取向另外一方;一方的体质、相貌明显的好于另一方时,子女一般会遗传好的特征。在这些“莫名其妙”的几率中,有着某种我们尚未知晓的选择机制。就如在众多卵泡中,如何选择哪个卵泡成熟为卵子一样。

精子与卵子分别带有不同的基因,但以卵子为主,卵子会从精子中选择好的基因来替代自己的基因;女人在择偶过程中,也是据己所需:对于漂亮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就行了,所以经常会有人感叹“鲜花插在牛粪上”;丑女更在意帅哥;有的女人更在意配偶的创造财富的能力。

女人九全一美,男性空空只有一长,所以有人感叹“男人都是专卖店”。女性的性染色体是XX,如果其中的一个X变异了,就是Y,Y上携带着大量的变异信息,变异的Y与没有变异的X组成了男性的XY染色体。经过变异才会有不同,有了不同就需要选择。当男人的“霰弹枪”射入女人3亿个精子时,这3亿中有稳定而很少变异的X型精子、也有携带大量变异信息的Y型精子,这些精子循着卵子的气味以不同的速度竞向卵子游去。总有2千左右的精子会赶到卵子身边,供其选择。卵子的膜具有识别性,首先不会接纳其它动物的精子,所以无论大婶将丈夫当狗使或是将狗当丈夫用都不会生下一窝小狗来,这可能也带有男女型精子的识别,所以生女儿似乎具有遗传性。

母亲的身体关乎子女的体质,大龄母亲得子,其子女一般生命力弱些,头胎子女一般具有某些优势。

爱情关乎子女的聪慧。大卫以不择手段获得自己喜爱的有夫之妇,因为喜爱这个妇人,所以喜爱这个妇人为自己生下的孩子所罗门。孩子长大到一定年龄后,需要父亲带他探索这个世界。即使我们假设教师都是敬业的,但是只是花点钱将子女送进贵族学校,也未必一了百了的孩子就能成才。男性对女性的追求过程也是女性对男性的一个选择过程,当几个男性追求一个女性时,暴力可以淘汰老弱病残、智力好者机会更多些、会逗文静的女孩开心者会有更多机会。孩子生下来时不会说话,所有要求都是用哭来表达,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丈夫,无疑更有可能为女人分担照顾子女的义务;孩子小的时候如一张白纸,需要循循诱导让他学习很多东西,大龄的丈夫比小白脸更有经验,所以民间所谓“第一个孩子可能会傻,建议打掉”极有可能出自于此,因为女人第一次怀孕年龄可能很小、配偶也可能不大,养育能力值得怀疑。男人的行为会孩子气些,女人的样子会“一脸天真”。

另外一个处死长子的习俗与种群有关,在一些“婚前淫,婚后贞”的民族里,男方无法确定妻子的第一个孩子是否与自己有关,为了确保自己的基因得到传序,只好处死不能确定是自己孩子的长子。

在生存竞争中,哺乳动物采取提高个体存活率的策略,并且雌雄合作。人类只是女性保留了孕育的功能,可以将自己通过女儿传序下去,男性必须通过女人将自己的信息传序。男性的世界里遵循竞争规则,得胜者会的到射精到女人体内的机会,失败者就等于被女人淘汰掉了,也是被这个民族和世界所淘汰。为了避免被淘汰,男性必须鼓起勇气去竞争。

与处女相对应的是童男,处女的特点是纯洁、责任明确,童男的特点是真情未失、攻击性未减。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年龄问题”导致体力下降,实际上是因为他性行为后体力和内分泌等体质因素没有得到有效的恢复,女性可以一定程度的控制配偶的性行为持久性和勃起频率及硬度。

竞争就会有竞争的规则,这些规则都是“习惯法”,所谓“成文法”都是假的。女性都是接受、维护既得利益者的现实,她们无论嘴上如何哄骗,实际上都会维护在她体内射精那个男人的利益。男人的竞争中,有普通的暴力竞争,也有智力竞争,也有提高子女生存机会的财富竞争;在专制社会里,会有男性利用手中的权力霸占女性,使得被统治者丧失机会。例如,专制社会里帝王“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穷苦人的孤苦一生。专制社会里的男性要想得到传序自己信息的机会,必须进行更加顽强的竞争、必须打破这个统治秩序、推翻这个专制社会,这会受到帝王的反对、也会受到得利或女人多得男人的反对,受到需求稳定的女性的反对。在这种环境下,这些被社会遗弃的男性要么放弃传序的机会、要么狠下心来进行竞争,推翻这个秩序。

要推翻一个社会或政权,不是一个英雄“单枪匹马”就可以完成的,必须海量的人群齐心协力完成。要想得到更多的人与自己合作,一方面要找到与自己有共同利益的人,另一方面要创造“朋友”。除了自己要提高形象外,也要使统治者将他的“朋友”推到自己的阵营里来。

要想让统治者将他阵营的人推到我方阵营,必须讲究策略。在所有策略中,除了立竿见影的让统治者迫害无辜外,引导统治者搞坏经济是一个上策。没有一个统治者自愿搞坏维持自己统治的经济,他统治下的人相当一部分也会寻求安逸,但是为了我方存续,必须行动。搞坏经济的一个良策就是利用统治者的欲望,绝大多数统治者都会将自己的欲望优先于被统治者的死活,这样可以一方面让统治者的欲望危害社会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可以借助外力压缩这个社会的经济总量。在经济总量被显著压缩的情况下,统治者的欲望不会减退,他必然会牺牲更多的人民利益来维持自己欲望的预期增长,这样人民就会落入水深火热中,成为我方阵营。

其实一个被女性、民族、社会淘汰的男人,何必去为所谓的民族利益而放弃自己一搏的机会?利用外族打击本民族的敌对力量不失为一条良策,例如近代的共产党利用日俄势力有效的打击了国民党政府。胜利了,可以得到爱情和传序信息的机会;即使失败了,也会带着嘴角的一丝冷笑离开这个世界;如果连一搏的机会都放弃了,只是孤单的含泪而去,谁会可怜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