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世界看中国:海参崴对中俄关系的意义

BBC中文网记者 沈平

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官兵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官兵用汉语向我说“你好!”懂汉语是否对促进两国关系有利?

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习惯称海参崴)远离莫斯科政治中心数千公里,却与中国相接壤。BBC中文网记者沈平走访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报道中俄边界地区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和两国关系。以下是系列报道的第三篇:

从莫斯科看中俄关系与在俄远东地区看两国关系,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与北京相隔千里,而后者则与中国一衣带水,从而也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两国关系的缩影。

提起“符拉迪沃斯托克”很多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可能并不知道它在哪儿,但是如果说“符拉迪沃斯托克”就是“海参崴”,人们就会恍然大悟。

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里都会提到,清政府于1860年于俄国签订了《中俄北京條約》,把海参崴等大片土地割让给俄罗斯。

即使过了一个半世纪,不少中国人依然对这个曾经的中国领土有着复杂的感情。

我们从来没有把中国看成威胁,而是视之为最亲密的伙伴…两地有着长远的友谊合作历史。

普什卡廖夫 海参崴市长

中国著名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曾刊登过一篇题为《 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人心上永远抹不去的耻辱!》的文章,强调“俄罗斯占有中国这些土地是非法的”。

领土争议

不过海参崴远东联邦大学汉学系主任可日尼科夫教授对于“远东曾是中国的领土”却有不同的见解。

他认为:“这片土地以前住的是满族人,而不是汉人,后来满族人统治了汉人,建立大清帝国。”

可日尼科夫教授表示:“当时清朝疲弱,因此俄罗斯把握机会占领了海参崴。汉人从来没有统治过这里。”

在远东联邦大学念书的辽宁青年郑建坦言:“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国家的版图能够大一点,但中俄已经签定边境协议,所以我们也要接受这个事实。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没办法。”

经济入侵?

虽然中俄政府已经就领土问题达成协议,但是一些俄罗斯媒体却对来自中国的“经济入侵”感到担忧,认为中国商人的人海战术正在逐步占领远东。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人口就不断减少,截至2010年1月大约只有650万人。而单是与俄远东接壤的黑龙江和吉林两省就有7000万人口。

过去二十年,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商人跨越边境来到俄远东经商。由于文化差异等方面的原因,不少中国人与当地俄罗斯人发生了摩擦。

我在海参崴斯波蒂瓦纳路市场采访的中国商贩对俄国人有不同的观感。

海参崴的中餐馆海参崴的中餐馆:中国菜和中华文化受当地人欢迎

开超市的孙颖说:“俄罗斯人有些好,有些不好,这里的俄国人很歧视中国人。东西被他们弄翻了,他们会说这是俄罗斯地盘,不是你们中国人的。”

中餐馆老板李晓秋则认为:“俄罗斯人比较诚恳实在,不像中国人那样斤斤计较。”

是敌是友?

虽然面对人口如此庞大的一个邻国,但是我接触到的海参崴人似乎并没有感到担心。

远东联邦大学汉学系主任可日尼科夫教授不认为中国商人正在“入侵”俄远东。他指出:“中俄是邻居,不是敌人而是朋友,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民众交往都是如此。”

海参崴市长普什卡廖夫表示,从来没有把中国看成威胁,而是视之为最亲密的伙伴。

他说:“中国即使造成威胁,也是在中国西部地区,而不是对俄远东。我们并不害怕中国,因为两地有着长远的友谊合作历史。”

远东联邦大学孔子学院俄方院长古里洛娃说:“边境对面大量的中国人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真的有威胁的话,早就会显现。”

中俄关系

远东地区和中国东北如果发展的好,也能促进整体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

古里洛娃 远东联邦大学孔子学院俄方院长

事实上,两国边境地区民众的关系既有积极的一面,也偶尔透出不和谐的音符。

为了能够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海参崴掀起汉语热;但与此同时,却又传出中国工人与俄国雇主纠纷的消息,俄罗斯警察的腐败行为也让中国商贩不满。

在海参崴生活了20年的华文报纸《东方侨报》总编薛会林指出,这些年来看到中俄关系最大的变化就是两地百姓从基本上毫无认识,到现在频繁的交往,如今双方对对方都有很好的了解。

展望将来,市长普什卡廖夫希望海参崴能够成为俄罗斯民众了解和走进中国的一道桥梁。

正如孔子学院的古里洛娃院长指出:“中俄都相互需要对方。远东地区和中国东北如果发展的好,也能促进整体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