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筑“网上长城”

d4b33e1e-b0af-48e7-9d52-9853990121f3

中国《解放军报》发表评论认为,互联网已经成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战场,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妄图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中国军队要筑牢“网上长城”。(资料图/AFP)中国军方《解放军报》五月二十号星期三发表评论认为,互联网已经成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战场,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妄图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中国军队要筑牢“网上长城”。

中国军方《解放军报》不到两个星期前已经刊登《决不能让互联网成为人心流失地》的评论文章,强调西方反华势力蓄意挑动意识形态纷争,颠覆中国,现在又发题为《敌对势力网络战略进攻 军队少数领导缺担当》的评论文章,可见中国军队对无形网络战场的重视程度。评论认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中国政府眼中的西方敌对势力和中国少数所谓“思想叛国者”在网络空间想用“普世价值”、“宪政民主”、“颜色革命”、“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观念和思想颠覆中国。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星期三表示,从中国政府近几年对网络的管控和打击来看,中国政府一直视网络是其心腹大患:

“而且习近平讲的很清楚, 网络就是亡党亡国的一个地方。 我认为,《解放军报》发表评论也是配合中共高层近期要对网络开展大面积清洗的活动。清洗虽然也不放过对于共产党的污蔑问题, 对于中国领袖毛泽东以及前辈革命家诋毁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清洗现在网络上出现大量针对习近平本人的直接攻击、直接嘲弄和直接否定问题, 因为这些网络内容使习近平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合法性危机。 习近平上台之后, 一直想方设法在各个方面建立自己的权力,打造自的权威。 由于网络使习近平面临合法性危机问题,他当然相当紧张。由此, 习近平才会动用军队, 用大炮打蚊子,用军队掌控网络。我觉得这是习近平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过,夏教授认为,习近平让军队向网络亮剑,强化所谓的“心防”力量, 守卫所谓的网上“领土”是非常危险的做法:

“如果如此走下去的话,互联网化解中国社会中各种矛盾, 特别是那些所谓的‘硬“矛盾,的相对软环境就会被堵塞,就会使本来可以缓和和化解矛盾的互联网这么一个场所变成了激化和使矛盾突发的一个地方。”

面对人民群众,中国政府当无力无理辩解或处于守势时有时就会说,相信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当感到互联网让人民群众看到了外部的精彩世界,威胁到自己的政权和利益时,中国政府就改说“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政府要严格管控网络。《解放军报》刊登的《决不能让互联网成为人心流失地》一文开门见山地说,自古以来,得人心者得天下,认为中国政府对网络管控的做法是防止西方敌对势力争得中国的民心。对此, 中国异见人士杜导斌先生星期三表示,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做法其实是失去民心:

“治罪那些为了国家好而根本没有罪的人,哪是得民心之举?中国政府在互联网上的做法其实是维护权贵阶层, 压迫老百姓的声音。 真正的民心是要平等自由,你执政如果得到大家的支持这就是民心; 如果你想执政同时又是一帮贪官污吏和不择手段维护自己利益的人,哪来民心!”

《解放军报》星期三的评论说,“加强网上意识形态工作,就是捍卫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捍卫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不重视网络安全,不把网上意识形态工作摆上位、抓在手,群众就会被敌人拉走,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中国军队就“像当年守卫上甘岭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在互联网“这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中顶得住、打得赢”。对此,杜先生表示:

“《解放军报》的说法与联合国人权公约和中国自己的宪法都有抵触和冲突, 根本没把言论思想自由当回事。如果用中共1945年之前的话说, 那都是反动的, 荒谬的。”

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夺取政权之前阐述有关言论自由的资料有很多。查看一下你会发现一个不难发现的现象:中共现在极力在反对的就是当年他们口口声声称要为中国百姓争取的。例如,中共《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号刊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时说, “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