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

智慧的传递与汇集不是分享,而是汲取

中国拟向IBM借技术排挤美国科技产品

1167-ss

IBM总裁弗吉尼亚·M·罗梅蒂说,“外国公司需要与中国公司合作,促进新产业的增长。”

中国拟向IBM借技术排挤美国科技产品PAUL MOZUR 2015年04月20日

IBM总裁弗吉尼亚·M·罗梅蒂说,“外国公司需要与中国公司合作,促进新产业的增长。”

香港——沈昌祥曾经主管过中国战略导弹武器库的网络安全,并牵头为海军开展了计算机安全研究。他一直警告说,中国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很危险。

然而,在去年12月,这位74岁的前军方工程师、中国最高级别的网络官员之一,悄然开始与一家代表美国科技实力的公司展开合作。这家公司就是IBM。北京市政府网站上的一个声明显示,沈昌祥的任务是帮助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公司吸收和借鉴IBM授权的关键技术。

IBM的声明和这家名为华胜天成的北京公司的备案资料显示,在过去16个月中,IBM已经同意——并根据美国出口法律获得了许可——为华胜天成提供高端服务器的部分蓝图以及在这些服务器上运行的软件。作为代表中国政府监管IBM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沈昌祥正在帮助华胜天成——也就是帮助中国——在IBM技术之上开发计算机和软件的完整供应链。

其目标是打造中国本土的高科技产业,让中国在远期无需再购买美国的产品,以免安全之虞。

IBM在中国做的事情,和该公司在其他地方做的并无二致。然而,IBM在中国的活动变得颇为敏感,因为北京有意出台一些要求美国公司用技术换取市场准入资格的新举措,而目前奥巴马政府正在努力说服北京放弃这些举措。

批评人士说,IBM向中国的要求屈服,把短期业务的收益置于了长期的政治和贸易问题之上。看到IBM采取这样的行动,其他美国公司可能会担心它通过与中国合作占得优势,从而不再与其同行并肩作战,也向中国的新法规屈服。

“人们确实感到愤怒,因为这似乎是在纵容中国人,”政策机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分析师詹姆斯·A·刘易斯(James A. Lewis)说。“你肯定也想得到会是那样,尤其是在这个关口,整个美国政府正在努力说服中国人的时候。”

IBM表示,它不过是在根据其Open Power全球计划授权技术而已。IBM在2013年创立的Open Power计划在全球拥有120个成员,其中包括谷歌和三星。来自中国的成员不到20个,IBM说。该计划的重点一是提供基础技术,而全球各地获得授权的机构可以增强这些技术,二是推动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和商业机会,该公司称。

“我们在中国的Open Power合作伙伴获得的技术,和我们提供给世界各地所有Open Power成员的技术是一样的,”IBM发言人爱德华·巴比尼(Edward Barbini)在电邮中写道。“关于我们有怎样的计划,来扩大Open Power社区以及IBM在世界各地的技术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对于包括奥巴马政府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一直都非常透明。”

在华胜天成网站上的一次近期采访中,副总裁黄华表示,该公司新获得的能力将帮助中国本土企业更好地解决安全问题。他说,中国替代来自IBM、甲骨文(Oracle)和EMC的关键高端技术的努力是一个“机会”,华胜天成的战略是“先吸收、再创新”,这可以缩小中国和美国公司在能力上的差距,并推出一些产品,来替代美国公司销售的产品。

在就这篇文章接触了华胜天成和IBM之后,关于替代IBM、甲骨文和EMC的词句就从该网站上被删除了。华胜天成拒绝就IBM项目接受采访。一个助理也拒绝联系沈昌祥对此事置评。

IBM称沈昌祥非该公司员工,拒绝对他置评。美国贸易代表发言人拒绝就IBM在中国的策略置评。

IBM在中国开展了很多商业项目。该公司还同意将其先进的芯片技术授权给另一家中国公司,苏州的中晟宏芯,而这种芯片可谓服务器的大脑。IBM表示已经和客户谈过,让他们为z13大型机创建中国本土的加密方式。在中国,这样做可能带来好处,因为该国拟议的反恐法律要求国内公司提供加密密钥,或使用中国本土的加密标准。

IBM通过Open Power与华胜天成和中晟宏芯展开的合作,是它从传统硬件、软件和服务业务战略转移到新兴的云、数据和移动服务的一部分。该公司在这个过渡中面临着艰难的营收下滑问题。IBM会在周一公布上季度财报。

IBM在中国授权的服务器和芯片技术,在中国的银行系统被广泛使用。去年第四季度,IBM从亚洲获得了49亿美元的营收,占其总营收的20%;该公司没有公布中国的具体销售额。

“你面临着中国的政策利益、美国的政策利益和IBM的政策利益;现实地说,让这些利益协调一致的希望并不大,“哈佛商学院技术和运营管理教授史兆威(Willy C. Shih)说。“我认为对于IBM而言,这是个困难的决定。”

长期以来,北京一直推进自主创新政策,以图促进国内的高新技术产业。在2013年,美国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网上披露了美国的监控活动之后,中国的强硬派官员由此获得了他们需要的证据,来加快步伐,以停止银行、能源等敏感行业对国外技术的依赖。

中国的一项新法律要求披露出售给银行的产品的源代码,本月被政府暂缓实施。但分析师说,北京很可能继续以不同的方式提出类似要求。

一段时间以来,沈昌祥一直在思考将美国高科技公司挤出中国的方法。2009年,他在中国工业部和信息化部网站上发布的一篇文章警告称,美国在对全球通信进行监视。

去年9月,在北京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上的一个演讲中,沈昌祥表示,美军在网络攻击和防御上能力的增强,使得互联网已经成为美国在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大主权领域空间。

官方媒体资料显示,他还说,“对我国的网络安全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应该积极应对,加快建设网络安全的保障体系,捍卫网络安全的空间和国家主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